救救北极熊

五星级大厨摆摊卖早餐还要给评分?

来自四克的灵感 @4gMg
早餐pa,平凡是真。
我是北方人所以早餐都是北方的。

01
    天还未亮,布卡就被自家叔叔喊醒,就算他在足球夏令营里也从没起过这么早。布卡睁着酸涩的眼睛看向窗外,没有一家灯火。只听见风吹叶响,墙角的虫鸣如密雨倾盆。
  “叔叔,我们六点才集合,现在是不是太早了……”
  “不是。从今天起,我要开始卖早餐。”
  知本语气很庄重,他正在宣布一件人生大事。昨天他把他那头毛蓬蓬的卷发仔细修理了一番,剃光了胡髭,人变得更整齐更利索。自从上次相亲失败后,布卡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神采奕奕的叔叔了。恍惚中知本拍了拍他的后背,催他别傻愣。
  布卡按行军打仗的速度洗漱,速战速决,清醒了不少。出门后,他帮叔叔推摊位车,知本带着食材,他们来到了菜市场附近的小吃街上。街道空荡荡,只有路灯亮着,不见人影,知本内心窃喜,“安德鲁那蒜头估计还没起床。”他和布卡迅速地摆好摊位。
  东边的天际出现了一层朦胧的红光。知本的煎饼技术一流,他很快地煎了好二十张煎饼果子,装进保鲜盒里。布卡临走前做了一个“v”手势。二十张煎饼,他要一一分给队友和教练,顺便给叔叔拉拢人气。“比赛结束后,我给你们开个庆功宴。”知本说。
  布卡跨上自行车,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。知本望着他离开的身影,正感叹这小子的个头真是越窜越快时,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。“五星级酒店主厨居然沦落到街边摆摊卖煎饼果子?”那个男人从阴影处走来,胡子邋遢,一脸坏笑。
  “凯利!”知本惊呼。
  凯利是他学厨时的同窗,似乎不太喜欢做饭,经常不小心打翻调料果盘切到手指。后来退学了,从零学表演专业,现在是一个小有成就的电影导演。知本以为他是来嘲笑他的,打算解释这其中的来龙去脉,但被不耐烦地打住了:“知道知道,前不久听那谁说了,你们在比试是吧。煎两张饼,快点。”心机boy知本,不但没有快,反而悄悄放慢了速度。他打鸡蛋一般最快十秒内打好并搅匀,但这一步骤他用了半分钟。
  凯利没看见哪里作祟,接过煎饼果子后,凑上鼻子闻了闻。“真香啊,比水煎包还想香。”知本瞥见凯利的黑眼圈了,还有日渐稀疏的发际线。真不知道他到底连夜拍的什么戏。
  凯利最不怕烫不怕辣,啃了几口煎饼果子后,故作神秘地说:“安德鲁也在卖早餐,在这条街的最西边,他卖水煎包。”
  知本冷哼一声,十分不屑。水煎包算什么东西,老土又油腻。

02
  安德鲁发誓这次绝不要输给那个猪头。早在一周前他就来蹲点看了,每天早上鸡还没叫,他就潜在这条街上观察情况。
  他发当下现卖的最好的是咸豆腐脑。真搞不懂为什么人类大早上爱吃那玩意儿。他讨厌咸豆腐脑,他觉得豆腐脑必须是甜的。安德鲁不擅长做汤类的食物,他擅长做面食。安德鲁早闻知本有意要做煎饼果子,他就决定做煎饼的替代商品水煎包。
  熟人看见安德鲁和知本都忍不住发问,那么好的餐厅雇着您,您却出来摆摊为什么呀?何苦呢?
  五星级大厨放低身份来卖早餐?不,事出有因。他们的师父威廉,是个鸡蛋饼大师。他做的鸡蛋饼享誉极高,至今不肯传授出去。安德鲁和知本是他的亲传弟子,威廉决定把这个手艺只传给一个人。所以他们是在竞争,不是开玩笑!
  怎么竞争?先是看谁卖得好。而且这条小吃街每一个季度都要来一场美食节,美食节持续三天,整整三天菜市场和小吃街都水泄不通,有迢迢从外地赶来的,有请假逃课来的(我们不提倡),甚至有厨师界泰斗来尝鲜。像学生要准备月考,白领每季度要考核。到时候也有评委来。知本和安德鲁根据众食客投票,以及评委打分,票数多、分数高的一方算是胜出。
  只要有人经过他的摊位,安德鲁就笑得满面春风,恨不得把水煎包贴到人脸上。后来人多了,他不停地吆喝:“水煎包,热腾腾的水煎包,新鲜的水煎包!”他的水煎包色泽明亮,外焦内香。不一会儿,摊位附近就围满了人。
  太阳升高了,照在头顶上。安德鲁觉得还行,只是忍不住犯困。当大厨许多年,他年轻那阵儿围锅台转上一天也不觉得累。他擦了擦不住往下淌的汗水,避免滴到食物上。他没有穿正规的厨师服和厨师帽,只是简单地系了件围裙。

03
  布卡很久以前结识了一个朋友,叫阮文雄。布卡习惯称他“雄”。雄的爸爸经营一家越南米线店,在市中心人民广场那片寸土寸金的地方。
  雄是米线店的“小老板”。但他偏偏要去拜威廉为师父。他觉得,只有拜大厨,才能学到真本事。青春叛逆,他挺嫌弃他父亲。父亲虽然是白手起家,但他这辈子好像只会做米线了。雄有辆摩托车,经常载着布卡一起在大街小巷瞎逛。听说威廉的两个亲传弟子在小吃街卖早餐,按捺不住好奇心,他起了个大早骑着摩托车冲了过来。
  布卡正忙着给知本收钱。他最喜欢收钱,数钱。
  雄骑着摩托车进来,声响很大。“一张煎饼果子,多放点辣椒和香菜。”知本看见这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少年,眼熟极了。他抓了一张饼,涂了些辣椒就完事儿。雄的的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,知本觉得他很眼熟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  还没吃呢,雄看见知本的煎饼果子就喜欢得不得了。蛋液均匀铺开,饼子上错落着撒了几粒葱花。不愧是威廉的亲传弟子,哪天他也要跟他们比试比试……
  知本终于想起来这个摩托少年是谁了。那个经常跟布卡一起出去夜不归宿的混,小,子。
  “布卡,不找零了。”雄说。他本就没从摩托车上下来,所以话音刚落就发动摩托扬长而去了。摩托车喷出来的尾气难闻又呛鼻,布卡刚好数完钱要给他,人却溜了。知本气得差点把锅铲砸到那少年的头上。比起来,乖侄儿布卡简直是听话多了啊。不过,知本一直有个疑问。
  “他们家是干什么的?”
  布卡说:“人民广场对面那家越南米线啊。”

04
  布卡真的是数钱好能手,他嚼着一根生葱,手指头像是数钱机一样刷刷地扫。虽然手里全是面值很小的零钱,但他很高兴,每天数到手酸。
 他的球赛直到知本和安德鲁摆摊一周后才结束。布卡那支队伍没有赢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。知本听麦克对他说的。麦克对安德鲁表面逢迎,实际上他最不喜欢带有肉馅的面食。他更喜欢知本的煎饼果子。
  麦克来买知本的煎饼果子,左看右看没见到布卡,菜市场更没见到。他问:“布卡去哪儿了?”
  知本很忙,头也不抬地说:“他去参加决赛了,没来。”
  麦克:“不可能的,他们队昨天被淘汰了,已经没比赛了。”
  知本抬起头,认认真真地看着麦克:“他今天早走了,说是有比赛。”
  “我昨天去看比赛了……”
  说到这里,两人都好像明白了什么。知本和麦克皆是一脸震惊。麦克才想起昨天好像布卡提到过不要告诉任何人比赛输了什么的,布卡想静静。他简单地告诉了知本。知本很生气,平常跟雄那个小子出去玩不写作业就算了吧,现在还在踢球这方面撒谎。
  想着想着,知本不留神,饼子一面烧糊了。
  “呃,对不起啊麦克,叔再给你煎一张……”
  “不了,我上课快迟到了,明天我再来!”
  麦克拐个弯跑了。
  知本头一次搞砸了一张饼子,气愤地把刚刚煎糊了的饼子扔了。不过他后来又意识到,煎饼很无辜,他浪费了粮食。所以他弯腰把垃圾桶里的煎饼拾了出来,煎饼套着一层纸袋和一层塑料带,基本上没怎么弄脏。他想了想,把饼子喂给了天天蹲在菜市场垃圾堆旁找食儿吃的流浪狗。
  所以布卡回来正好看见叔叔给流浪狗喂饼子吃的一幕。顿时心生温暖。昨天预赛输了,也就意味着他高中的最后一次踢球输了。他老想着躲起来,怂得像只丧家犬。
  “对不起,叔叔,我来帮你吧。”
  侄子早上风风火火地离开,现在又若无其事地回来。知本心里嘀咕道,真淘汰了啊,还不告诉亲叔,布卡什么时候自尊心那么强了?
  “你那小伎俩我怎么会不知道。输了就输了,以后用心学习吧,明年就该考学了。”
  知本的脸色有些阴郁,布卡以为叔叔又要敲他脑门了,但是没有。面糊煎成饼,贴在煎锅表面上油油地发出咝响,知本拿铲子一掀。布卡看呆了,吞咽口水,天啊,他又饿了。

05
  麦克和多瑞咪真心不喜欢水煎包,他们更喜欢知本的煎饼果子。偏偏安德鲁特喜欢水煎包,每天变着花样做,而且让他们试吃,还让他们必须给出评价,太敷衍的他不要。
  “比昨天好,馅很香。”
  “有点油腻了。”
  安德鲁觉得有对乖儿女真好,评价很“真心实意”。
  其实麦克都是把包子留给布卡吃,他见布卡吃什么都香,就把布卡当成了剩饭回收场(塑料兄弟情),布卡每天收到包子都感激不已。可能大家都有种“别人吃的比我好”的错觉。布卡觉得安德鲁的包子好好吃。
  更令人心寒的是多瑞咪,她觉得水煎包严重阻碍了她减肥瘦身的进程,她大多数是把包子含在嘴里一转身就吐到垃圾桶里。

06
  水煎包生意好。他也变了些花样。降价啊,多买就送啊,老顾客有优惠啊,只要是能吸引人的他都用上。他摆摊有半个月了,差不多能记清大多数食客的面孔。
 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搞建筑装修的马哈德姆,尤其喜欢香菜和芥末,还推荐了中国老干妈。还有他刚高中毕业的儿子努利,成绩优异,知本真想让布卡跟他多学习学习。

TBC

五星级大厨摆摊卖早餐还要给评分?

早餐pa,平凡是真。
我是北方人所以早餐都是北方的。

01

    天还未亮,布卡就被自家叔叔喊醒,就算他在足球夏令营里也从没起过这么早。布卡睁着酸涩的眼睛看向窗外,没有一家灯火。只听见风吹叶响,墙角的虫鸣如密雨倾盆。
  “叔叔,我们六点才集合,现在是不是太早了……”
  “不是。从今天起,我要开始卖早餐。”
  知本语气很庄重,他正在宣布一件人生大事。昨天他把他那头毛蓬蓬的卷发仔细修理了一番,剃光了胡髭,人变得更整齐更利索。自从上次相亲失败后,布卡很久没有见到过这么神采奕奕的叔叔了。恍惚中知本拍了拍他的后背,催他别傻愣。
  布卡按行军打仗的速度洗漱,速战速决,清醒了不少。出门后,他帮叔叔推摊位车,知本带着食材,他们来到了菜市场附近的小吃街上。街道空荡荡,只有路灯亮着,不见人影,知本内心窃喜,“安德鲁那蒜头估计还没起床。”他和布卡迅速地摆好摊位。
  东边的天际出现了一层朦胧的红光。知本的煎饼技术一流,他很快地煎了好二十张煎饼果子,装进保鲜盒里。布卡临走前做了一个“v”手势。二十张煎饼,他要一一分给队友和教练,顺便给叔叔拉拢人气。“比赛结束后,我给你们开个庆功宴。”知本说。
  布卡跨上自行车,朝另一个方向离开了。知本望着他离开的身影,正感叹这小子的个头真是越窜越快时,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。“五星级酒店主厨居然沦落到街边摆摊卖煎饼果子?”那个男人从阴影处走来,胡子邋遢,一脸坏笑。
  “凯利!”知本惊呼。
  凯利是他学厨时的同窗,似乎不太喜欢做饭,经常不小心打翻调料果盘切到手指。后来退学了,从零学表演专业,现在是一个小有成就的电影导演。知本以为他是来嘲笑他的,打算解释这其中的来龙去脉,但被不耐烦地打住了:“知道知道,前不久听那谁说了,你们在比试是吧。煎两张饼,快点。”心机boy知本,不但没有快,反而悄悄放慢了速度。他打鸡蛋一般最快十秒内打好并搅匀,但这一步骤他用了半分钟。
  凯利没看见哪里作祟,接过煎饼果子后,凑上鼻子闻了闻。“真香啊,比水煎包还想香。”知本瞥见凯利的黑眼圈了,还有日渐稀疏的发际线。真不知道他到底连夜拍的什么戏。
  凯利最不怕烫不怕辣,啃了几口煎饼果子后,故作神秘地说:“安德鲁也在卖早餐,在这条街的最西边,他卖水煎包。”
  知本冷哼一声,十分不屑。水煎包算什么东西,老土又油腻。

02
  安德鲁发誓这次绝不要输给那个猪头。早在一周前他就来蹲点看了,每天早上鸡还没叫,他就潜在这条街上观察情况。
  他发当下现卖的最好的是咸豆腐脑。真搞不懂为什么人类大早上爱吃那玩意儿。他讨厌咸豆腐脑,他觉得豆腐脑必须是甜的。安德鲁不擅长做汤类的食物,他擅长做面食。安德鲁早闻知本有意要做煎饼果子,他就决定做煎饼的替代商品水煎包。
  熟人看见安德鲁和知本都忍不住发问,那么好的餐厅雇着你们,你们却出来摆摊为什么呀?何苦呢?
  五星级大厨放低身份来卖早餐?不,事出有因。他们的师父威廉,是个鸡蛋饼大师。他做的鸡蛋饼享誉极高,至今不肯传授出去。安德鲁和知本是他的亲传弟子,威廉决定把这个手艺只传给一个人。所以他们是在竞争,不是开玩笑!
  怎么竞争?看谁卖得好。
  而且这条小吃街每一个季度都要来一场美食大会,美食大会持续三天,整整三天菜市场和小吃街都水泄不通,有迢迢从外地赶来的,有请假逃课来的(我们不提倡),甚至有厨师界泰斗来尝鲜。就像学生要准备月考,白领每季度要考核。到时候也有评委来。知本和安德鲁根据众食客投票,以及评委打分,票数多、分数高的一方算是胜出。
  只要有人经过他的摊位,安德鲁就笑得满面春风,恨不得把水煎包贴到人脸上。后来人多了,他不停地吆喝:“水煎包,热腾腾的水煎包,新鲜的水煎包!”他的水煎包色泽明亮,外焦内香。不一会儿,摊位附近就围满了人。
  太阳升高了,照在头顶上。安德鲁觉得还行,只是忍不住犯困。当大厨许多年,他年轻那阵儿围锅台转上一天也不觉得累。他擦了擦不住往下淌的汗水,避免滴到食物上。他没有穿正规的厨师服和厨师帽,只是简单地系了件围裙。

03
  布卡很久以前结识了一个朋友,叫阮文雄。布卡习惯称他“雄”。雄的爸爸开了个米线店,在市中心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。
  雄是继承米线店的小老板。但他偏偏要去拜威廉为师父。他觉得,只有拜大厨,才能学到真本事。许是青春叛逆,他挺嫌弃他父亲,虽然是白手起家,但父亲这辈子好像只会做米线了。雄有辆摩托车,经常载着布卡一起在大街小巷瞎逛。
  听说威廉的两个亲传弟子在小吃街卖早餐,按捺不住好奇心,他起了个大早骑着摩托车冲了过来。
  布卡正忙着给知本收钱。他最喜欢收钱,数钱。
  雄骑着摩托车进来,声响很大。“一张煎饼果子,多放点辣椒和香菜。”知本看见这个戴着摩托车头盔的少年,眼熟极了。他抓了一张饼,涂了些辣椒就完事儿。雄的的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,知本觉得他很眼熟,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  还没吃呢,雄看见知本的煎饼果子就喜欢得不得了。蛋液均匀铺开,饼子上错落着撒了几粒葱花。不愧是威廉的亲传弟子,哪天他比他们更厉害……
  知本终于想起来这个摩托少年是谁了。那个经常跟布卡一起出去夜不归宿的混,小,子。
  “布卡,不找零了。”雄说。他本就没从摩托车上下来,所以话音刚落就发动摩托扬长而去了。摩托车喷出来的尾气难闻又呛鼻,布卡刚好数完钱要给他,人却溜了。知本气得差点把锅铲砸到那少年的头上。比起来,乖侄儿布卡简直是听话多了啊。不过,知本一直有个疑问。
  “他们家是干什么的?”
  布卡说:“人民广场对面那家越南米线啊。”

04
  布卡真的是数钱好能手,他嚼着一根生葱,手指头像是数钱机一样刷刷地扫。虽然手里全是面值很小的零钱,但他很高兴,每天数到手酸。
 他的球赛直到知本和安德鲁摆摊一周后才结束。布卡那支队伍没有赢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。知本听麦克对他说的。麦克对安德鲁表面逢迎,实际上他最不喜欢带有肉馅的面食。他更喜欢知本的煎饼果子。
  麦克来买知本的煎饼果子,左看右看没见到布卡,菜市场更没见到。他问:“布卡去哪儿了?”
  知本很忙,头也不抬地说:“他去参加决赛了,没来。”
  麦克:“不可能的,他们队昨天被淘汰了,已经没比赛了。”
  知本抬起头,认认真真地看着麦克:“他今天早走了,说是有比赛。”
  “我昨天去看比赛了……”
  说到这里,两人都好像明白了什么。知本和麦克皆是一脸震惊。麦克才想起昨天好像布卡提到过不要告诉任何人比赛输了什么的,布卡想静静。他简单地告诉了知本。知本很生气,平常跟雄那个小子出去玩不写作业就算了吧,现在还在踢球这方面撒谎。
  想着想着,知本不留神,饼子烧糊了。
  “呃,对不起啊麦克,叔再给你煎一张……”
  “不了,我上课快迟到了,明天我再来!”
  麦克拐个弯跑了。
  他头一次搞砸了一张饼子,知本气愤地把刚刚煎糊了的饼子扔了,以此泄恨。不过他后来又意识到,煎饼很无辜,他浪费了粮食。所以他弯腰把垃圾桶里的煎饼拾了出来,煎饼套着一层纸袋和一层塑料带,没有污染。他想了想,把饼子喂给了天天蹲在菜市场垃圾堆旁找食儿吃的流浪狗。
  所以布卡回来正好看见叔叔给流浪狗喂饼子吃的一幕。顿时心生温暖。昨天预赛输了,也就意味着他高中的最后一次踢球输了。他老想着躲起来,怂得像只丧家犬。
  “对不起,叔叔,我来帮你吧。”
  侄子早上风风火火地离开,现在又若无其事地回来。知本心里嘀咕道,真淘汰了啊,还不告诉亲叔,布卡什么时候自尊心那么强了?
  “你那小伎俩我怎么会不知道。输了就输了,以后用心学习吧,明年就该考学了。”
  知本的脸色有些阴郁,布卡以为叔叔又要敲他脑门了,但是没有。面糊煎成饼,贴在煎锅表面上发出咝咝响,知本拿铲子一掀,布卡咽了咽口水,天啊,他好想吃。

05
  麦克和多瑞咪真心不喜欢水煎包,他们更喜欢知本的煎饼果子。偏偏安德鲁特喜欢水煎包,每天变着花样做,而且让他们试吃,还让他们必须给出评价,太敷衍的他不要。
  “比昨天好,馅很香。”
  “有点油腻了。”
  安德鲁觉得有对乖儿女真好,评价很“真心实意”。
  其实麦克都是把包子留给布卡吃,他见布卡吃什么都香,就把布卡当成了剩饭回收场(塑料兄弟情),布卡每天收到包子都感激不已。可能大家都有种“别人吃的比我好”的错觉。布卡觉得安德鲁的包子好好吃。
  更令人心寒的是多瑞咪,她觉得水煎包严重阻碍了她减肥瘦身的进程,她大多数是把包子含在嘴里一转身就吐到垃圾桶里。

06
  水煎包生意好。他也变了些花样。降价啊,多买就送啊,老顾客有优惠啊,只要是能吸引人的他都用上。他摆摊有半个月了,差不多能记清大多数食客的面孔。
 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搞建筑装修的马哈德姆,尤其喜欢香菜和芥末,还推荐了中国老干妈。还有他刚高中毕业的儿子努利,考上了首都的大学,成绩优异,知本真想让布卡跟他多学习学习。

TBC